成都日报2013年8月12号:

许燎源博物馆里出现另类艺术作品

 

我是奥东尼奥 来自瑞士 家在成都

 

      立体画?不是3D打印哦!你能想象得到是什么样的吗?在三圣乡许燎源现代艺术博物馆里正展示着这样一些充满“立体”感的画作,各种色彩的颜料并不是像我们平时看到的那样描绘在画板上,而是像小山峦一样跌宕起伏,厚的地方能有六七厘米,薄的地方也有二三厘米。其中的一些作品已经花落成都买家。著名画家何多苓看到这些作品后评价:“这一看就不是中国人画的,但又受中国文化影响。”画的作者叫安东尼奥·威利,是一位来自瑞士的艺术家,不过他现在更愿意被人叫作“成都人”,因为他已经在成都安家。
 

有趣:睡前创作“奶油蛋糕”

 

     “你的家在哪里?”面对这样的提问,奥东尼奥通常都会咧嘴一笑,微微耸耸肩回答:“在成都啊!”有的时候还会冒出两句成都话,进一步告诉对方:“我住在荷塘月色。”很自然就会引起大家的一阵欢笑,“这个老外很有趣”。不过,当你看了他的艺术作品时,你会更加觉得“有趣”的不仅是他的个人,还有他的作品,甚至创作的方式。他说:“我的构思基本上都是在床上完成的,每天入睡前我都会臆想,然后在脑袋里先画一遍,有时激动就会赶紧起来用铅笔先构图。第二天早上起来再到画框上创作。”第一眼看到安东尼奥的画,相信大多数人会心里惊诧一下:“还有这样画画的?”粉红、深绿……各种绚丽的颜色,不,准确地说是颜料,厚厚地“堆积”在画框里。如果是刚刚出炉的新作,颜料还会散发淡淡地香味,像极了一块奶油蛋糕。这么厚的颜料,时间长了会不会爆开呀?面对记者的疑问,安东尼奥开心地说:“应该会吧,但爆开起码是30年左右的事情了,而且自然爆开本身又是一个新作品啦!”这样的“另类”表达,几乎所有经过的人都会关心下作者是谁。于是,很多人都知道了安东尼奥,渐渐在成都艺术圈里也算小有名气。热情且乐于助人的许燎源成为安东尼奥在成都的“贵人”,专门在博物馆为他举办了展览,并向买家推荐安东尼奥的作品。

 

有缘:许燎源何多苓等热情相助

 

     著名画家何多苓是安东尼奥的另一个“贵人”,他看到这些有趣的作品后评价:“这一看就不是中国人画的,但又受中国文化影响。”这种介乎东西方之间的艺术创作表达方式受到了许燎源、何多苓等本土艺术大家的肯定,大大增强了安东尼奥的信心,同时也让他对成都有了更深的好感。“我来过中国很多次,但成都一下子吸引了我”,安东尼奥告诉记者,自从2007年认识了他现在的中国太太章玉莲后,中国就成为他常来的地方。2011年7月,对中国传统文化充满兴趣的他专门去鹤鸣山游览,“途中经过成都,我也说不清楚是什么,但就是一种很舒适的感觉,我想留下来”,就这样一个非常简单地想法,章玉莲很支持,于是两人就在荷塘月色租了套房子住了下来。这下一发不可收拾,安东尼奥很快发现他与这座城市的“缘分”很深。“成都在当代艺术发展上很繁荣,有很多艺术家,而且整个城市充满艺术氛围”,一个偶然的机会,安东尼奥认识了许燎源,表达了想在成都画画的想法,立刻得到许燎源的热情回应。很快,许燎源现代艺术博物馆里专门开辟了一块空间,为他举办了展览,许燎源还亲自当导览,向观众介绍安东尼奥。“许老师、何老师,还有其它很多年轻的艺术家都对我非常友善,我感觉这个地方很热情、包容、接纳我”,安东尼奥坦率表示,他最终决定留在成都扎根落户很大程度与此有关。
 

有心:差异视角妙接东西文化

 

    “设计是艺术的前提,安东尼奥的作品展现出多元化的视觉艺术,改变了成都观众对油画的理解”,许燎源如此评价。安东尼奥回忆,自己受到的艺术影响最早是17岁时参观博物馆看到的一幅梵高作品,那幅画就不是传统油画,大量的颜料使用,让这幅梵高作品“立体”起来,“不过,没有我现在的画作这么厚,大约只有两三厘米”,安东尼奥回忆说:“我的作品里有很多中国符号,比如会有很多山水,我得承认,中国国画对我的创作有影响。”对安东尼奥的中国符号,许燎源认为十分到位的地方是关于中国民间色彩元素的运用,“像刺绣”,所以老外不会陌生,因为作品本身还是西方视角,中国人也会有亲近感,因为内容创意都跟中国有关,比如已经成为一家高端会所招牌画的《荷花》,安东尼奥并没有像中国艺术家那样常用的45度视角创作,而是俯视,这样出来的效果荷花变成了“平面视角”,反倒让人觉得耳目一新。安东尼奥告诉记者,成都是他的福地,既吸引了他,还给了他安家扎根生活的理由,“我的妈妈去年专门从瑞士来这里看我,她很高兴我能融入到成都的生活里,回去的时候她告诉我,我在成都实现了艺术梦想,她很为我骄傲。我要在成都继续生活下去,要当成都人,以后还要在成都生孩子!”

本报记者 赵斌 摄影 朱大勇

AW - Antonio Wehrli   |   Impressum​   |   © All Rights Reserved